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官方审计揭示丽江孤儿学校百万捐款去向不明维权

2020-10-26 0人读过

官方审计揭示丽江孤儿学校百万捐款去向不明_中华会计校

官方审计揭示丽江孤儿学校百万捐款去向不明

14:18 南方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这么多年,胡曼莉利用捐给孤儿的善款,不知敛聚了多少私财,现在这条路要走到头了。”美国老太张春华拿着放大镜,一边看着红头文件一边喃喃自语。

胡曼莉,这位一度被视为中国民间慈善象征的中年女人,因其献身孤儿事业的形象而在中央电视台的公益广告上被称为“中国母亲”。但这个形象在七年前被委托胡曼莉创办丽江孤儿学校的张春华戳破了。张春华是美国妈妈联谊会会长,该慈善机构曾帮助胡曼莉成立丽江妈妈联谊会,并委托其创办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但在张春华自认为发现了胡曼莉善款私存,借伙食费、教育费敛财,在财务上作假,把孤儿作为发财工具等问题后,就开始了七年不断的举报与揭发。本报也从2001年后数次介入调查,发现了“中国母亲”慈善事业的种种疑点。

现在,张春华终于等来了这份由云南省丽江市政府签发的文件。文件称,市政府将在4月1日以前正式接管由胡曼莉控制的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尽管各种原因至本报发稿时尚未正式接管,但丽江市政府有关官员表示,“接管工作将在近几天坚决进行”,“学校仍要保持正常但切记不能过分直接推荐自己的宝贝运转,有捐款用好捐款,没有捐款政府全权负担学校和孤儿的费用”。

丽江市政府副秘书长李燕说:“丽江的财政很困难,这个月我们要在党政干部中为这些孤儿展开募捐,以后每年我们都要在党政干部中至少募捐一次。我们决不委屈一个孤儿!”丽江市年财政收入5亿左右,仅教师工资支出就达4.7亿,其它支出均要靠国家转移支付。

让丽江市政府下定如此决心,准备接管孤儿学校的,是去年底印证胡曼莉真相的审计报告。

“仅仅是目前审计出来的就已经够严重了”

这份在去年底出台的审计报告尽管语调温和,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胡曼莉对丽江助孤事业的作用,但其披露的财务问题,却而非简单的机器算法推荐或者用户订阅 RSS 内容的形式。暗合了张春华等人对胡曼莉的举报,以及此前本报对胡曼莉的调查与质疑。

胡曼莉拒绝了本报的采访,但这并不影响审计报告对胡曼莉种种问题的揭示。这次审计的范围包括1999年7 月丽江孤儿学校成立后至2006年8月31日的财务收支情况。

审计表明:胡曼莉把约33万元社会捐款说成是自己的个人捐款,不据实列出开支的数额亦达33万元;在孤儿个人账户上仅凭存折复印件提取的资金近10万元;在支出中应按固定资产核算而未核算的资金达43万余元;胡曼莉对十余名孤儿投了28万余元的商业保险,作为学校的一次性支出,在财务上却隐瞒了分红,也隐瞒了五年后可以全额返还的事实;电脑服务部的数年收入也没有入账。

审计还表明,在没有合法票据的情况下,孤儿学校凭一般通用收据、付款证明单、商品调拨单等票据支出的金额达42 万余元。在这42万元中,收据连号的竟然达17万元。

“数额如此大的连号发票,极有可能是在审计前做假账做出的。”张春华认为,她用另一个发现佐证这一观点:张春华比较了2006年审计报告和2000年时丽江审计局对孤儿学校的审计,结果同是1999年学校的伙食费账目,再审时比2000年的审计账目多出了10余万元;同是2000年的伙食费,再审时比2000年审计时多出了42万余元。

负责处理胡曼莉问题的一名市政府官员也坦陈,对孤儿学校的审计仍是有局限的。根据审计法规,受审计的账目是让胡曼莉自愿提交的,“孤儿学校里胡曼莉大权独揽,无人监督她,连负责财务的会计陈斌也是胡曼莉养大的孤儿。所以,我们无法肯定她会在审计前做些什么。但仅仅是目前审计出来的,就已经够严重了。”

审计局也无权调查胡曼莉的私人财产。而本报早在2002年就查清,胡曼莉在丽江拥有一套320多平方米、总房价超过50万元的豪宅。另从与胡曼莉共同生活过的知情人处获知,胡曼莉还在丽江有以其母亲王凤芹和其养子陈斌之名购买的两套房子,总价值约40万元。她还把当时念高中的女儿桂甜甜送到新西兰留学,如今即将大学毕业。

但胡曼莉在孤儿们面前却呈现出另外一副模样。已离开孤儿学校的孤儿周红告诉本报,“她说她的命不值钱,她脱下外衣给我们看,里面都是补丁”,接着胡曼莉就会流着泪说,办学钱靠从朋友捐给她治脑瘤的钱里省下来的。“每次吃饭前,都要我们唱赞美她的歌,内容就是我不是她亲生的,也不是喝她奶长大的,但是她比母亲还要亲,她把青春献给了我们之类的,现在想起来有点想吐。”周红回忆。

胡曼莉在两份审计报告中做了手脚

这位“比母亲还亲”的胡曼莉,还在审计报告中让孤儿的助养费消失掉了。

审计报告显示,尽管2004年海内外好心人对孤儿学校的助养费有120余万元,但在2005年账面上,助养费忽然消失了,到了2006年账面上也只有约2万元。另外,2004年、2005年的社会捐款在账面上也显示为零。审计报告以颇为善意的口气提出建议,“各种捐款在减少”,“建议政府帮助解决资金困难”。

事实果真如此吗?本报拿到了孤儿学校在2006年3月以前使用的国内包括港澳台和国外两份助养人名单,共有571名好心人对该校一百余名孤儿学生进行了助养。随机抽取了四名国内助养人进行调查,发现这些助养人至今每月都在给受助孤儿寄两百至三百元不等的助养费。

曾参与过该校管理的知情人介绍,事实上2005年、2006年的助养费不是下降而是上升了,几乎每个助养人对孤儿的月助养费不会低于200元,所以这两年的总助养费不会低于2004年的120万元。

但这些钱为何消失了呢?受调查的四位助养人透露出一个共同的信息,胡曼莉叫他们把钱直接汇到孤儿的个人账户里。曾和胡曼莉参与学校管理的知情人指出,正是这样,助养费就不会进入学校的捐款专户,账面上就不会有所显示了。而孤儿又在胡曼莉的控制之下,她就可以在孤儿账户中随意支取钱财或再转入其他私人账户。

这位知情人还透露,胡曼莉最常用的手法是,她不把捐款人的钱汇入学校账户,而是直接由她来买实物,如教育设施、学生的衣物,然后以回执或票据复印件等方式向捐款人证明她已善用了这些捐款。她又拿着这些票据到学校账户里去报账。由于学校财务完全受她控制,所以通过这种“票据游戏”就能达到善款私存的目的。

捐助该校孤儿已六年的王潮安劝说:“我认为胡曼莉的孤儿学校是正规的,你们不要被政府的审计报告蒙蔽了。 ”

但让一些善良的人们难以置信的是,胡曼莉还曾准备把这所完全由社会捐助起来的孤儿学校变成私立学校。她曾拿着《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创办人校长胡曼莉投资情况明细表》跑到教育局,声称她向孤儿学校投资了220万元,要求把孤儿学校转变成她的私立学校。古城区教育局副局长杨福先回忆:“任何一个明白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孤儿学校不可能是胡曼莉投资的,而是海内外的慈善人士捐起来的。所以,教育局没有批准她的申请。”

胡曼莉还用篡改过的审计报告欺骗部分捐款人。长期捐助丽江孤儿学校的新加坡牧师孔德明就是其中的受骗者。2005 年,胡曼莉把丽江审计局在2000年对孤儿学校的审计报告和2004年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审计报告交给了孔德明,以证明孤儿学校的财务是规范的。但一年后,有一位知情人帮孔德明找到了原件,发现胡曼莉在这两份审计报告中做了手脚。

本报看到了孔德明从新加坡传回来的审计报告篡改件。这份2000年的审计报告,被胡曼莉整个删掉了“审计查出的问题及处理意见”部分,以及“审计建议”部分,只保留了对她有利的部分,致使篡改件和原件相比少了两页。2004 年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也被她删掉了不利于自己的部分。

在去年底的审计报告出台后,还有她的海外支持者在站上连篇累牍地声援——“审计证明胡曼莉是清白的”。

相关热词: 官方 审计 孤儿学校 捐款



白带多
左颈动脉有斑块
灰指甲的治疗方法有哪些